重型横梁式货架 -5421

类型:展示架
编号:DFD-464613
型号:DFSDF-4351
电话:400-1111321 021-51083180

本刊记者  易立竞  发自北京

邹兆龙这名字在国内并不为人熟知,相对来说大家更熟悉他所扮演的角色——最著名的是《黑客帝国》里先知的保护者。

经常有人拿他和甄子丹相比,同为武打演员,都有从香港去美国,从美国回到内地发展的轨迹。不同的是,比他年长4岁、早几年回内地发展的甄子丹现在红了,而邹兆龙还在大配角的位置上游荡。让邹兆龙聊聊甄子丹,他会告诉你他们十几年前在台湾有过合作,“拍完的时候大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”

2007年,甄子丹拍《导火线》时邀请他合作,身处美国的他告诉甄子丹,“希望参加这部影片不只是打,因为要找可以打的人在香港有很多,不必这么远让我回去浪费你的钱。”他希望有表演的空间。

类似的话,他也对李连杰说过。

《霍元甲》是邹兆龙去美国后接拍的第一部国产电影,李连杰希望他在片中扮演霍元甲的发小,但他看中了另一个角色——少年霍元甲的父亲。虽李连杰说父亲的角色已经定了人。邹兆龙以为事情结束了,一个月后,他成了少年霍元甲的“父亲”。

 “秀才10年苦读也就出来了,武生要超过20年才会被人认可。甄子丹也是这样。”在美国学习的过程,让邹兆龙明白,想要在一个行业做到高处,就要培养自己的不可替代性。

在面包房里练双截棍

12岁开始混迹于片场,20来年一直在做武打演员,邹兆龙厌倦了这样的重复,“从89年到99年,拍了30几部戏。一直都不满意,接到好的角色也没思考的时间,因为接戏密度太高,没法理解那个角色。”

1999年,邹兆龙决定放下香港的一切去美国。“从小就没上过学,我是想给自己一个学习的机会。”

我出生在高雄,6岁时,母亲生下第13个孩子,父亲就离开了家。13个孩子,母亲一个人根本养不起,为了让我们上学,就把哥哥们送去了孤儿院。我想留在妈妈身边,又不想给她添累赘,就去做学徒。6岁开始,我在附近的一家雕刻店做学徒。当时只想学到一技之长,长大可以生存。

那时候吃不饱,隔壁有个面包店,我跟妈妈说还是去做面包吧,这样能填饱肚子。9岁半的时候,我去了面包店打工。

我学武术是因为好奇。当时在雕刻店,隔两条街就有一个国术馆,既教你练功,也治跌打损伤,学功夫是为了以后能帮人接骨、医治。7岁时,有一天摔伤了,就去那儿治,看他们练功特别好奇。一个十几岁的大哥哥看出来了,跟我讲,你过来练吧。又不花钱,休息时反正我也没事干,就跟着练,当玩儿了。再说练会了还可以学接骨,自己受伤也可以接骨,我是这么想的。没想到这些会变成我打底的基本功。

12岁时,我到了台北,让哥哥带我去应征附近的面包店。每天收工后,我就会在烤箱旁边练一会儿拳脚,练双截棍。

www.lgdtt.com